教育网官网怎么样

新闻中心
  • 公司动态

  • 行业资讯

当前位置:

您现在的位置:教育网 > 远程教育 > 正文


中国历史上首个自宫的男人是谁?

[ 信息发布:管理员 | 发布时间:2019-06-12 | 浏览:152次 ]

  可以说,坚持学术报国,为人民做学问,是经济所和经济所人始终牢记并履行的神圣使命。  第三,崇尚学术,以学术为本位。经济所历来以做学问的好地方而著称。在历史上和现实中,经济所的旗下之所以能够积聚起那么多的优秀学者,之所以有那么多的优秀学者投身于经济所,潜心在经济所的平台上做学问,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,经济所是以学术立所的。学术为重,不仅是经济所持续90年的核心价值理念,而且是经济所人最广泛、最坚定的共识。

    有了创新的学术观点,如何进行恰当表达也是法学研究者应当重视的问题。法学研究者不仅要有想法、有观点,还要有恰当表达想法与观点的能力。一味哗众取宠、语出惊人,就会有损学问的严谨性,也有损学者的形象。过度追求言辞新颖或精美,未必能达到最佳的学术表达、传播和转化效果。

中国历史上首个自宫的男人是谁?

  宫刑的起源很早,至迟到夏禹时代,宫刑已经成为一种成熟的刑罚。

据《周礼》记载:夏宫辟五百。

夏朝的宫廷里有五百人施了宫刑,正说明宫刑的技术手段已足以完成大规模的惩罚。

宫刑又叫去势,势同样是男人生殖器的代称。

    寺人貂,又叫竖貂,竖刁,竖刀,最通行的称呼是竖貂。 这是一个令人费解的名字,不知道是他一出生就起了这个名字,还是因为他是寺人才起的这个名字。 竖的本义是短小,引申为童仆,又引申为宫中供役使的小臣。 貂是一种动物,长于寒带,聪明伶俐,生性慈悲。 北极圈内的猎人捕貂,常常假装快要冻死的样子,躺在貂出没的地方。

貂看到后就跑出来,用自己的身体去温暖人。

猎人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捕到了貂。

历史上有很多以动物入名的人,比如董狐、阳虎、西门豹、乐羊等等,竖貂的最初命名应该与貂这种动物有关。 可以想像,作为齐桓公的男宠,竖貂一定是个美男子,小白脸,他穿着用貂皮和貂毛装饰的短上衣,更显得貌美如花,更能得到齐桓公的欢心。

竖貂用自己的身体去取悦齐桓公,与貂用自己的身体去温暖人是多么的相像啊。     雍巫可不是一个等闲之辈,他就是中国史上着名的易牙。

竖貂把易牙引荐给齐桓公之后,易牙就做了齐桓公的御用厨师,此之谓以荐馐于公,因为会做珍馐美味而推荐给齐桓公。

有一天,齐桓公闲极无聊,开玩笑地对易牙说:听说人肉很好吃,我还没有吃过。 易牙回家就把大儿子蒸了献给齐桓公。

这就是易牙烹子这一成语的来源。

虽然杨树达先生考证说易牙是北方的少数民族狄人,而狄人有易长子而食的习俗,但是把长子烹了献给齐桓公,毫无疑问是取媚之道。

    管仲病,桓公问曰:群臣谁可相者?管仲曰:知臣莫如君。

公曰:易牙如何?对曰:杀子以适君,非人情,不可。 公曰:开方如何?对曰:背亲以适君,非人情,难近。

公曰:竖刀如何?对曰:自宫以适君,非人情,难亲。 管仲死,而桓公不用管仲言,卒近用三子,三子专权。     管仲评价易牙杀子取媚于君,不合人之常情,不可用;开方放着卫国太子不做,以臣事君,不合人之常情,不可近;竖貂自宫以取媚国君,不合人之常情,不可亲。

如此酷评,等于管仲的临终政治遗嘱,尊称管仲为仲父的齐桓公却充耳不闻,结果酿成了三子专权的局面。

    《史记齐太公世家》正义引颜师古的记述,细节更加丰富:    管仲有病,桓公往问之,曰:将何以教寡人?管仲曰:愿君远易牙、竖刀。

公曰:易牙烹其子以快寡人,尚可疑邪?对曰:人之情非不爱其子也,其子之忍,又将何爱于君!公曰:竖刀自宫以近寡人,犹尚疑邪?对曰:人之情非不爱其身也,其身之忍,又将何有于君!公曰:诺。

管仲遂尽逐之,而公食不甘心不怡者三年。 公曰:仲父不已过乎?于是皆即召反。

    齐桓公问:易牙烹子让我尝鲜,难道有什么可以怀疑的吗?管仲回答:人之常情没有不爱自己孩子的,易牙既然能如此残忍地对待自己的儿子,又怎么会爱国君您呢!齐桓公又问:竖貂自宫以亲近我,难道有什么可以怀疑的吗?管仲回答:人之常情没有不爱自己身体的,竖貂既然能如此残忍地对待自己的身体,又怎么会爱国君您呢!于是管仲临死前把易牙和竖貂都驱逐了。 失去了这两个人,齐桓公吃饭不香,心里不痛快了三年,埋怨管仲太过分,又把两人都召回来了。

    结果,三年后齐桓公病重,三个取媚者,三个被管仲定义为不可、难近、难亲的人,最终决定了齐桓公的悲惨命运。

    公有病,易牙、竖刀相与作乱,塞宫门,筑高墙,不通人。 有一妇人逾垣入至公所。

公曰:我欲食。

妇人曰:吾无所得。 公曰:我欲饮。

妇人曰:吾无所得。 公曰:何故?曰:易牙、竖刀相与作乱;塞宫门,筑高墙,不通人,故无所得。 公慨然叹,涕出,曰:嗟乎,圣人所见岂不远哉!若死者有知,我将何面目见仲父乎?蒙衣袂而死乎寿宫。

虫流于户,盖以杨门之扇,二月不葬也。     颜师古讲述的故事简直是一篇精彩的短篇小说。

齐桓公病重,易牙和竖貂发动政变,堵塞宫门,筑起高墙,不准出入。 有一个妇人趁隙翻墙而入,齐桓公要求吃饭,妇人说没有。 又要求喝水,妇人也没有。 尚蒙在鼓里的齐桓公这才得知了易牙和竖貂的阴谋。

可是悔之晚矣。 齐桓公就像濒死的吴王夫差因愧对伍子胥蒙面而死一样,也用衣袂蒙面而死。 死后两个多月都没有埋葬,尸虫泛滥,都流到门外了。 齐桓公不听管仲的劝告,堂堂一国之尊,春秋第一霸主,竟然落到了尸体用杨木门板遮盖的地步。

    竖貂此人,再也没有见诸史册,倒是竖貂的混合体阉竖和银珰左貂,成为中国史上耳熟能详的专有名词,刺激着某一个有知识的群体在朝代易色时的神经:要么成为阉竖,要么成为银珰左貂的代表。 易牙呢?这个雍巫辨味的民间传说的主角,在齐桓公死的那一年(公元前643年),改奉齐桓公的最后一个如夫人宋华子所生的公子雍,以为鲁援。

至此,易牙雍巫,雍巫改奉公子雍,易牙易了主人的口味,正所谓名至实归。     竖貂不仅是中国史上有记载的第一个寺人,而且是第一个自宫者。 即使在齐桓公时代,即使在好色的齐桓公后宫充盈的情况下,竖貂凭借自己的美色,仍然得到了齐桓公的宠幸。

自宫者被宠幸的荣誉,在自宫的源头处就得到了最大的兑现。

    舆论。 舆者,车也,车上的言论。

黄帝最早设计了车服,御者被分为三六九等,奠定了等级制的基础。 既有等级就有不满,御者驾车的时候不免嘟嘟囔囔,抱怨车服配不上自己的技术。

时间长了,御者的言论渐渐密集起来,形成了一个独特的言论圈子,后世就用舆论这一专门术语来命名这个独特的言论圈子。     牢骚可不同于离骚。

牢骚是一种私人叙事,直接指向个人待遇;离骚是一种宏大叙事,因为政治斗争被放逐之后而产生的对国家命运的担忧。 最为雄辩的证据是:牢骚人人可发,离骚却只有屈原一人发得出来。     自我阉割的第一刀,被一个古怪的人竖貂,大曝于天下。 从此之后,所有挥刀自宫的人,所有精神自阉的人,再也逃脱不了亦显亦隐的春秋笔法,再也逃脱不了儒家的吃人礼教所笼罩的透明屏风。 阉割,要么变本加厉为锦衣卫,要么成为精神上自我阉割的通行证,在号称五千年文明史惟一剩余的文明古国里,上演了一出出悲剧喜剧闹剧滑稽剧。

企业简介
  • 公司简介

  • 组织机构

  • 企业文化

新闻中心
  • 公司动态

  • 行业资讯

产品中心
人才招聘
联系我们
教育网注册
教育网IOS
电话:0917—3667158
手机:15091081240
邮箱:2734922689@qq.com
教育网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
Copyright (C) 2006-2017 教育网_教育平台www.35918b.com All Rights Reserved